皇氏牛奶价格网络社区

『婆厨』'红衣主教'傻白甜

龙婆活着2018-11-07 17:25:03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这条鱼,脑子里就蹦出[‘红衣主教’傻白甜]这标题。

首先声明,绝无任何宗教歧视。

想歪了,那是你脑子有毛病,与婆无半毛钱关系。

人生若没点想象力,没点幽默感,那简直就是嚼盐的感觉,又干又苦。


Anyway,言归正传。

自从在新西兰海产公司坐班,婆的人生又从零开始了。

别以为能与新西兰人用英文对话就很了不起了,

一聊到新西兰的鱼,婆就是白吃一枚。

新西兰鱼名,一个也叫不出,一个也听不懂。


还好,热心肠的Kiwi同事,立刻借了两本图文并茂的‘鱼书’让婆恶补。

外力有了,内力还得靠叽哜滴。

勤学苦练吧,人生是没有捷径滴。


一个一个地学鱼的英文名,婆这把年纪是记不住的。

但一个一个地买回家烹饪,一个一个地吃进肚子里。

婆曰:“鱼肉穿肠过,鱼名心中留。”

哈哈~这就是婆学英文鱼名的方式方法。

不信,你也可以试试哦。


今天听同事说,公司的渔船刚卸下了一柜名叫Orange Roughy的鱼。

一听这个名字,从字面上,婆猜它一定是橙色的粗糙的样子。

马上在同事借的宝典‘鱼书’里查找。

吚~怎么是一个穿红袍的家伙?难道婆是色盲?!


好吧,再深入查找一下,看看这家伙是否有中文名?

哇~还真不少:新西兰红鱼;长寿鱼;橘棘(ji2)鲷(diao1);红罗非鱼;橙连鰭(qi2)鲑(gui1);......


“新西兰红鱼”,这个译名最形象。

“长寿鱼”,一定是中文译者给予了TA的美好寄托。

其他的名字,能有几个中国人认得这些字,叫得出这些名呀?

省略~




好吧,想知道‘红衣主教’啥味道,为以后有‘鱼料’跟客人聊鱼,婆特意下单将‘主教’买回家尝鲜。也算是一种职业投资吧。嘻嘻~


鱼工厂里的同事非常负责地将鱼洗净㓥好。

交到婆手中,就是这么几片‘傻白甜’。

太省事了!!!


上网查找了一个最最最简单的做法:

1 tablesspoon olive oil; 

4 fillets orange roughy; 

1 orange juiced; 

1 lemon juiced; 

1/2 teaspoon pepper. 

Heat oil in a large skillet over medium-hig. Arrange fillets in the skillet, and drizzle with orange juice and lemon juice. Sprinkle with pepper. Cook for 5 minutes, of until fish is flaked with a fork.


婆煮饭做菜就喜欢简单。

省下的时间可以干些别的事。

比如,写字画画呀,发呆呀。哈哈~~




在平底锅里淋点橄榄油,

将锅烧热后,平放入两片新西兰红鱼。

(婆注:鱼身要干水,否则那叫水煮鱼。OK!)

大约几分钟,听到油吱吱地叫声,

将一个橘子和一个柠檬分别挤点果汁在鱼身上,

让吱吱声更响亮些。

然后,撒些黑胡椒粉,

五分钟后起锅,上碟。


哈哈~~就这么简单!


恐龙童鞋每次吃这种无鱼刺的‘傻白甜’,

一定要蘸HEINZ的GARLIC AIOLI酱。

就是那种西人吃Fish&Chips时喜欢蘸的蒜泥蛋黄酱。


吃后感:

婆觉得,新西兰红鱼 Orange Roughy 

有点象真蟹肉的味道。




至于好不好吃?

有图有真相哦。

哈哈~




饭后的dessert wine甜品酒,

婆极力推荐本地Hawke's Bay霍克斯湾Clearview酒庄出品的

2006 Noble Harvest Chardonnay。


Enjoy it !!!



2017年12月16日

写于新西兰内皮尔

图文作者:Cathay龍婆




相关文章:

[婆厨]好食,就这么简单地被‘墨西哥’了

「海外生活」看了这些,新西兰苹果你还敢吃吗?

「海外生活」系列文章目錄(2015-2016)





 
作者:Cathay龍婆

一个在加拿大奋斗了8年,

在美国闲置了8年,

现定居新西兰追求自我的中国女人。

不争论,不辩解,不过分坚持。

只相信:

人必须按自己想要的方式活着,只因那是你自己的人生。


一切不付稿费转载的行为都是盗窃!!!

微信公众号:龍婆活着

微博:cathay龍婆

商务合作:

longpohuozhe@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