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氏牛奶价格网络社区

当游戏变成现实,当真实的战争发生在眼前,是逃避还是肩负?

全民国防教育2019-01-10 14:02:21

当游戏变成现实,当真实的战争发生在眼前,是逃避还是肩负? 


第一章 行动开始            

他转过身来,郑重的说道"守夜人的首要责任和基本职能,就是保护民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

陈锐打开机载无线电"塔台!塔台!这里是中国国际航空CA72140。"

纽约机场塔台"CA72140!请讲。"

"CA72140,等候起飞。"

"CA72140,请走3号跑道。"

"CA72140,已就绪,准备离港。"

"CA72140,可以起飞,祝一路顺风!"

"CA72140,即将起飞,谢谢!"

驾驶室

"待会我又要辛苦的一个人飞了。"机长王播林用那幽怨的眼神看着陈锐。

"别这样瞪着我,多像我上了你媳妇似得。"陈锐笑。

"我倒是要有啊~跟你们干这活,真是倒霉到家了,当初我是怎么同意的啊!!!"

"智障!速度够快了!还不注意。"

"我就算蒙着眼睛都能起飞,在一切正常的情况下啊。"王播林笑着慢慢拉起操作杆,巨大的推力将人舒服的推在座椅上。

波音777很快就到达平流层,工作即将开始!

"鸟巢!鸟巢!这里是行动负责人-隼,请求开始行动!"

"隼!这里是鸟巢,作业请求通过,可以开始行动。"

陈锐摘下对讲机"所有人准备,即将开始作业,重复,即将开始行动!"

不一会,就有人敲驾驶室的门,把门打开,一张能吓死人的烟熏直扑眼底。

进来的是乘务长乔琴,每次作业的时候,都非要化各种风格怪异的妆,按照她的说法,反正又没人见到,自己尝试尝试~

"你~"陈锐还没开口就被打断。

"我都说过多少遍了,反正没人看见!你烦不烦啊!"

"智障!我就不是人么!!!"王播林叫着,脑袋上的青筋隐约有凸起的现象。

"嗯,不算男人行么?好了好了你赶紧过去吧,客人都准备好了。"乔琴把陈锐往外推。

"你们两个就慢慢享受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啊~别把老王搞得太虚了,万一降落出问题怎么办啊???是不是!!哈哈哈!"

由于烟熏妆的缘故,陈锐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感觉到她手上推力明显增强了。

陈锐笑着离开了驾驶室,来到头等舱,所有乘客都安详的睡着。

穿过头等舱,公务舱里面低声交谈的一群人见陈锐走来,顿时肃静站直,俨然像一群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

"不用那么严肃,这次不是公务,嗯,这次是商务行动,全部都是有钱的没地方花,银行看见就笑的人物。"陈锐笑着穿过人群"所有人各就各位,准备开始行动,执行组准备进入,辅助组准备应急,协调组准备开始上蛛网模式,记录组准备开始天眼模式!!!"

"执行组全体已就位!"

"辅助组全体已就位!"

"协调组全体已就位!"

"记录组全体已就位!"

陈锐扫视过众人的眼睛"指挥组,全体,已就位,全部成员,开始行动!"

一片混乱。。。。。

"塔台塔台!这里是CA72140。"

"塔台塔台!这里是CA72140。"

"怎么没回话,是不是你把无线电关了?"

"放屁!如果我关了你会不知道?看地面好像起火了!"陈锐皱眉。

"油快不够了,必须尽快降落,因此出发前油貌似没有加满。"

"那群货什么时候加满过?我们飞北极线,按理说也不用费那么多,反正到时候还得抛。现在这个速度盘旋还能支撑多久?"陈锐盯着下方跑道。

"顶起一个小时,混账下面的跑道上面貌似有东西,一号三号跑道被堵死了,二号跑道尾部还有一个东西!"就算王播林只是以东西来称呼跑道上的残骸,但在现在这个高度,已经能隐约的看出那残骸有明显的飞机特征。

"见鬼!但愿…"陈锐的话被提醒打断,乔琴正站在外面。

打开舱门,乔琴进来就直接指着侧窗说"有些旅乘客反应,他们在机场跑道上面看见…"

"我们也看见了。"王播林脸色阴沉。

"别在这碍事,去安抚一下乘客,我们马上准备降落,要所有人及好安全带,所有准备按照迫降标准执行。"王播林把脸偏过去,低声说"当然,这些不用让乘客知道,乘客不需要慌乱。"

乔琴走后,陈锐问"怎么办,怎么降落?"

"二号跑道尽头阻隔,可降落长度大概只有2800米,安全保证距离在2500米之内,我们抛油,然后降落。"

"油基本上快没了,降落之后开启反推,我觉得还是不要抛。"陈锐看着油量表说。

"那好,准备降落!"

波音777-200LR绕着首都机场盘旋半圈之后,进去了降落航线。

"塔台!塔台!这是最后一次呼叫,CA72140即将降落于二号跑道,完毕!"

"还是没有回应是么!"王播林问道。

其实刚刚盘旋半圈,发现其实除了机场以外,整个机场附近都荒无人烟,汽车凌乱的停着,没有一处人迹。

"嗯,准备降落吧。"

"诸位乘客您好,本次航班即将降落于中国首都国际机场,请配合工作人员合作,谢谢!"

王播林将操作杆慢慢往前推,直到飞机处于降落航线上也没停,飞机下降坡度明显超出了正常范围,只要是坐过飞机的此时都能感觉到。

"拉升!!!"王播林突然说道。

陈锐将操作杆往后猛拉,倒不是他轻车熟路,实在是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允许飞机直接这么扑向地面。

终于在快要落地的时候,机头才被拉起,看着面前的水平仪,陈锐冷汗直冒。

王播林熟练地将机头降下,朝陈锐吼"快拉!"

陈锐将左手放到油门杆上,和王播林同一时间往后拉,飞机引擎传来一声哀嚎,整个机舱都能感觉到刚刚那一下的突然降速。

不到半分钟,飞机安然的停在二号跑道尽头,离前面的飞机残骸相距不到300米。

首都机场一片狼烟,有飞机残骸的黑烟,有航站楼冒出来的带着火花的浓烟。

"打开紧急通道。"王播林低声说。

"明白。"无线电传来一个沉重的女声。

片刻后,飞机的所有紧急出口全部打开,安全气垫滑梯刹时鼓起,在空姐的指挥下,各舱乘客都迅速到达了地面。

"游戏正式开始!!!"陈锐心道。

看着残破的机场,乘客们纷纷议论起来,也有人问道"能不能帮我们找些车辆,让我们好离开?"

"已经有人去安排了,请稍等片刻。"陈锐说,其实陈锐也纳闷,这个剧本谁写的,由于陈锐把身临其境才能体会顾客的感受,才能更好地做出判断。当成行动准则,所以从一开始以来的任何一次商务行动,整个行动组都没人能看到剧本。

所以直到现在,各小组都还不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

一辆机场大巴开了过来,开车的人是个女孩,面色冰冷,导致整个人的形象都被那种气质给压下去了。

"从头等舱的乘客开始,依次开始登车,我们会一直将你们送到市区,第二辆车马上就过来了,请耐心等待。"王博林好声好气的安抚着经济舱的各位‘乘客’,好歹人家也没什么大意见。

倒是头等舱这几位有点稍微的不情愿,有个小伙子眉头微皱,一直试图打电话给某人,旁边靠着个漂亮女孩,一脸无所谓的扣着手机。

"如果无法联系到接机的人,还请上车或者继续等待。"陈锐语气有些乏力,看着这些乘客总是有火不能发,没办法,顾客是上帝啊~

在多次联系都无法联系到人之后,头等舱的7人似乎也接受了这份好意,那个小伙子笑着问"那,你们把我们送到市区哪里?"

"嗯,待会在车上,各位都报出自己在哪里下,要在市区三环内的,我们会依次做出一张行程表的。"陈锐解释着陪着笑。

"嗯,谢谢。"

头等舱的7人上车后公务舱也上来了十来人,再加上几个空姐和两位机长,大巴缓缓开动,驶向市区。

"你说,这次的剧本大概是什么?"王博林笑着问。

"你是哪位啊?这么跟我套近乎,想干什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不明摆着是灾难性剧本了么?这都看不出来怎么当上的执行员的!"陈锐嘲讽道。

"嘿!你智商高,还不是没看出我是谁么?"

真正的王播林在和真正的乔琴在驾驶室里恩爱呢!在这里这个机长是个冒牌货,这么能瞎扯淡肯定不是AI,执行组里面的人大多没大没小,陈锐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眼前这位是哪位!

"我是彭浩!没想到吧!"彭浩顶着一张王播林的脸笑着。

陈锐不去理他,看向市区市中心方向,发现不知不觉进入了大雾之中,很难看清前面的情况,即使在无障碍高速上面,开车的叶晗也只敢把车速控制在四五十之间。

‘不会是,根据,那部片子改的吧?!!!’陈锐想到,回头看着那7位乘客。

那对年轻情侣坐在一起,男孩将头放在女孩肩上,一脸迷恋的看着她玩手机,而女孩就专心致志的玩着手机。

情侣左边单独坐着一位穿着运动服的男子,年龄大约快三十岁左右,穿着蓬松的运动服的人的确少见,男子后面是一位美女,大概是大学刚毕业的年纪,脸上没有化妆,给人一种青春绽放的感觉。

另外三位都是西装革履的男人,一位大概三十多岁,另外两位大概四十多岁,都在眯着眼试图休息一会,估计平常都是忙不过来的人。

突然,一种倒塌式的巨响传来,紧接着还跟着巨大的震动,让在车上本来有些睡意的人都猛然惊醒,不知所措的看着窗外。

叶晗镇定的把车靠边停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陈锐暗骂一句,这么大的人了还有依靠心理?不科学啊!其实别人只是想让这机长作作表率出去看一下到底怎么了。

陈锐自然没有这个觉悟,用肘撞了撞彭浩,示意让他去。虽然表面上彭浩顶着王播林的身份是机长,但是在这里各小组肯定得听命于指挥组。

彭浩起身转头看着车厢"我出去看看,各位请放心等候。"转过去下车的时候又对叶晗低语了一句"别关发动机,随时准备走,到时候别管我。"

叶晗看着他说了一句"谁会管你?"彭浩很无奈的看她一眼,走下车去,直扑大雾之中,再也没有出现。

第二章 神经大条不是错            

见彭浩深入大雾久而不出,众人都有点慌了,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太过紧张。

陈锐看了看表,半个小时了,对叶晗说"开车吧。"

后面的那个穿运动服的男人说"副机长!机长进入大雾之中这么久还没回来,还不足证明大雾中暗藏危险么,你要我们陪你一起去冒险,我们现在最应该的就是赶紧回到机场,至少那里还有一定的储存食物和通讯装置。"

陈锐盯着他的眼睛,严肃的说"那麻烦您看看身后,看看车后面!"

不少人望向窗外,往后放看才发现,这辆车早已处在大雾之中,四边除了能看见路,连高架的另一边都几乎快看不见了。

"就是这样,其实我们早已经进入雾气,或者说是,这雾正在向四周扩散,还有人建议返回机场么?估计现在机场也被雾气笼罩了吧,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在这等了半个小时了,后面的车怎么还没跟上呢!!!"陈锐压着声音说出这些话,其实是避免他自己笑出来,后面的所谓‘乘客’不过都是AI,都是配角,将主角集中之后,配角也就没必要继续上镜了。

这回倒是震惊了不少人,7位乘客有6位的面色都极为不自然。

是啊,这话潜含义就是机场的那部分人估计都已经、、、、

没人同意返回机场,大巴继续向着市中心行驶,车速依旧还是四五十迈,没人愿意说话,车上气氛极为沉重,没人能解释这一切,除了那名扣手机的女孩,其他人都心事重重。

一个中年男子突然说"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好就是聚在一起,找个地方住下,收集点食物和抗干扰的通讯设备,然后等待救援!"

"那你说去哪?谁现在不想回家!谁愿意去别人那,我敢说,在座的现在绝对都极为好客了。"运动服男人说。

又是沉默。

大巴急停,不少人的头磕到前面的座位上,刚想站起来的运动服男人直接滚过来趴在了陈锐身上,倒是把陈锐吓了一跳"大哥您悠着点。"

"没想到你竟然对男人有兴趣,哈哈。"后面的那位年轻女孩轻笑。

这哥们貌似有点生气"我是于世明,交个朋友吧?"说罢又瞪了一眼那女孩。

后面一个男人扶着额头"你是不是有病?急刹车!"心情不好的时候素质再高的人都会讲点脏话。

"老大!你看"叶晗不去理会他,对陈锐说道。

前面的高架像是被掰过似得,直接翘起来了一部分,而之后就是长达三四十米的断裂,陈锐转头苦笑"各位!准备好开始步行吧,"

陈锐身先士卒,下了车之后立刻找到高架边上的一条应急通道,可以直接走到地面。

"麻烦快一点,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陈锐虽然没有说的很直白,但大家的速度的确加快了很多。

"我记得那边有一所酒店,大约只有不到一公里,我们暂时先住一夜吧。"年轻男孩发表了意见。

没人反对,现在在楼房里面绝对比在大街上有安全感。

很快众人就来到了酒店,这是一所四星级酒店,一共十五层,内部装饰虽然说不上闪瞎狗眼也能算是金碧辉煌了,当然整座楼也是空荡荡的。

"住高楼层还是低楼层?"陈锐问。

"高层!"几人想都没想几乎异口同声的说。

陈锐想法是"住低楼层遇到紧急情况还有机会可以跑。"不过还是到底从前台拿了那些十二层以上的房卡。

十五层很豪华,就三间房,两个豪华套间,一个顶级套间,楼顶还有个不露天的泳池,十四层就是四间豪华套房,十三层是八个双人间和四个普通套房。

两对情侣自然争到了顶层的两间房,然后剩余三人则占据了十四层的套房,至于顶级套房就便宜了陈锐和机组人员,余下的人都去十三层住下了。

这时已经快晚饭时间了,不用陈锐请,都自觉地跑到6层的餐厅,来到餐厅陈锐才突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机组人员里面过来的七个人,除了陈锐剩下的六个人貌似都不会做饭!!!

陈锐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一只手拍到他肩上,转头一看,是于世明。"怎么,美女们都不会做饭是吧?"

陈锐不说话,叹了口气。

"确实,现在女孩基本都不会做饭,哎什么世道~"说着用眼白了一下身边那位美女"我来帮忙好了,本帅哥手艺还是不错的!"

"谁说的!你手艺不错,那世界上就没手艺差的厨师了!不对,你手艺好的话世界上就没人不会炒菜了!"女孩嘲讽着,径直的走进后厨"敢不敢过来比一比!"

"本帅哥来了!"于世明笑着,拍了一下陈锐,跑进后厨。

"我想做饭。"那个年轻的女孩对男孩说。

"那就去吧!我陪你去好不好?"男孩笑。

"哼!你会么,我去了。"

"等一下,你先去吧,我马上到。"男孩笑着在女孩头上吻了一下,走向陈锐。

"我和她也去帮忙吧,看你们人手不够的样子啊。"男孩笑着说。

陈锐心中大喜"感激不尽!怎么称呼?"

"国鲁兴,我女朋友叫林燕。"国鲁兴笑着跑进后厨。

陈锐目光扫到另外三个男人身上,发现他们面色也有些不对,急忙通过内部传送下达命令"来几个喊饿的货!要那种欠揍的语气,嚣张一点的。"

不出一会,坐在圆桌上就有一个人喊道"哎呀,怎么还不上菜,怎么搞的啊!"

一个人附和道"就是就是,你们这些人,赚了钱还不服务好,不知道顾客是上帝么?"那一桌都开始哄乱起来。

旁边的那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看不下去了"哼,你们自己多高贵,不就是坐个飞机坐个公务舱么?搞得自己跟大老板似得。"转身对另一个比自己大点的男人说"你也和他们一样是么?"说完,直接走向后厨。

另外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也起身,默默走向后厨。

剩下一个人,看着旁边几桌子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往后厨走去。

陈锐心中大笑"不错不错不错!挺有正义感的嘛。"跑向后厨。

虽然人都人间蒸发了,万幸的是鸡鸭鱼都还在,后厨食材不多,但够这三十多号人吃几天的了。

看到陈锐走进来,正在切菜的于世明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兄弟你挺行的嘛,把这几位都搞过来做饭了,想想都想笑。"

"不是我请过来的,是他们自发的!"陈锐解释,眼神直视于世明,把手搭在他的肩上,郑重的说"相信我。"

"拉倒吧,我才不信呢,绝对是你暗中搞了小动作。"于世明打开陈锐的手。

"我——你还真是Gay啊!!!!"正在炒菜的美女看到这‘暧昧’的一幕,咆哮了。

"谁说的,要Gay也是这家伙,关我什么事?"

"你就是,刚刚都那样眉目传情了,还说不是!"美女眼角挂着一丝泪珠。

"我未婚妻,刘夕文,总是有点不正常。"于世明笑着解释。

"呸!你才不正常,分手!分手!你跟你的男朋友玩去!滚!"

"喂!关我什么事。"陈锐苦笑,心生一计。顿时把用手勾住于世明的下巴"看好,我玩了。"将自己的脸往前慢慢送去。

事发突然,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展开,都愣住了,包括于世明,都忘记了挣扎,刘夕文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锅都不要了直接过来一手刀准备劈陈锐的手。

没想到的是,陈锐潇洒一侧,手上的惯性将于世明的脸往前勾了一下才松开,此时,手刀已到。

于世明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被自己未婚妻一手刀给劈在脸上,顿时满脸窘态。

刘夕文明显也没想到会劈中自己老公,虽然最后手上已经撤力,但还是直接砸在于世明脸上,顿时有点小内疚。

众人被这戏剧化的一幕逗笑了,但是看向陈锐的目光稍微有点与之前不同。

"你!"刘夕文看着陈锐皱眉。

"兄弟呀!你看,我这一手,直接唤醒了你媳妇对你的爱,多伟大啊,看在是兄弟的份上我就不收钱了,嗯!"陈锐厚颜无耻的笑着说。

"你真的把我吓坏了哥们啊~"于世明阴阳怪气的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我跟你说,其实嘛,我不好这口。"

"哈!那你要不要再试试?"

"你敢!"刘夕文怒吼,双眼瞪着陈锐。

"我错了我错了,陈某再也不敢了。你是老大你说话。"陈锐双手抱拳,行了个不规范的抱拳礼。

闹剧之后,气氛有点被带动了起来,让他们暂时忘记了,还处在大雾之中,而大雾在他们眼中就代表着危险。

按照陈锐的说法,也许他们并没有忘记,只是印证了一句老话: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是啊,在现在这个危机四伏的环境里,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还不如现在让心情愉快愉快。

第三章 危机来临            

八个人做饭的速度并不快,毕竟都不是专业厨师,甚至都是不经常做饭的人物,还要做近五倍与本身人数的饭菜,的确快不起来。

磨磨蹭蹭的弄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结束了。

陈锐把另外七人叫到同一张桌子上"挺奇怪的,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点小高兴,我是不是个怪人啊?"陈锐看其余人都默不吭声,打趣道。

"何止是怪人啊,还是个Gay,跟我抢男人,你嫩了点小子!"刘夕文白了陈锐一眼,突然发现自己说的话貌似有些不对,但又找不到哪里出了问题,求救似得看向于世明,才发现于世明嘴角上扬的厉害,分明是想笑不敢。

刘夕文顿时就怒了"还敢笑我,我说的不对么?"

"对!对极了!"于世明被揪着耳朵赶紧求饶,但嘴角还是咧的厉害,显然还没笑够。

经此一闹,桌上面的气氛明显活跃了一些,国鲁兴一个心思的跟林燕聊天,林燕鸟都不鸟他。

"本来都是路人,但此时此刻聚在一起了,我也不得不相信这是个缘分了,我自我介绍一下,陈锐,CA72140的副驾驶。"说完后陈锐停顿了一下,给人感觉有点悲伤。

就在陈锐正试图给人有点难过的感觉的时候,脑中突然传来一个贱贱声音"你这是再给我哀悼么?"

好在于世明此时说话把别人注意吸引过去,没人发现陈锐表情不正常。

"我是于世明,宏仓公司的总工,这位是我妻子刘夕文。"

"滚,谁嫁给你了啊。"

"早晚的事!"

"滚,你要娶去娶那个Gay去。"

"。。。。。。。"

"好了你们别再秀恩爱了。"国鲁兴打断他们"我叫国鲁兴,目前待业。这位是我。。。朋友林燕,她在永昌工作。"

"同上。"林燕说道。

"哈哈,你们感情不如人家火热啊,也好,感情这东西么,讲究细水长流,平平淡淡才是真,不过你那介绍真不怎么样,怎么也得在朋友前面加个女字是不是啊?"那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笑道"我叫徐姚,金祥开发常务董事。"

"徐涛,金祥开发常务董事"另一个近四十岁的男人说。

是一对兄弟啊,陈锐心想。

"哈哈,看来就我和机长是单独的,在下张适,吉成投资法人。"

陈锐心里分析着每个人的情况,先说于世明刘夕文,应该是真的来玩的,毕竟感情还算不错,应该不是特地来修复感情之类的;再说国鲁兴林燕,国鲁兴的感情的确是火热的,倒是林燕那不冷不热的态度真让人不好琢磨,估计就是来增进感情的吧。再说徐姚徐涛,感觉有点间隙,也不算达到反目,估计是他们老爹用心良苦把他两送来感受感受生死与共,或许可以把两人关系纠正,防止家族企业的破裂。

至于那位单独来的张适,陈锐没法分析,估计也是来玩的,反正对于这些富豪来说钱不过是个数字罢了。

陈锐开始在脑中查阅他们的个人资料:

于世明,宏仓总工,虽然没有达到决策层,但也是该公司不可或缺的一员。

刘夕文,资料上面是没有工作的,但是,人家老爹是宏仓的副董事长,嗯,这爱情值得玩味了。

国鲁兴,待业,手上掌握永昌贸易公司百分之十九的股份,位居董事会第二,却在前年主动放弃董事权利,每年只收分红。

林燕,永昌贸易外贸部门主管,前年进入公司。这点值得思考一下。国鲁兴林燕到底各自都是什么意思?

徐姚,金祥开发常务董事,手上掌握金祥开发百分之七的股份。

徐涛,金祥开发常务董事,手上掌握金祥开发百分之九的股份。

加上他们老爹的,他们一家子对金祥开发占股三成多,对于一家上市的大型开发企业,真的不多见。

张适,吉成投资法人,也是董事长兼职总裁。对于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陈锐很介意,因为资料上显示这个人的私生活非常丰富,【我没说他乱搞啊!】根本不需要来体验这种‘游戏’但又是抱着怎样的目的来的真的不为人知了。算了,就当他是来玩的吧。

饭吃饭一半,从餐厅门口突然闯进来一个人大声吼道"外面的雾散了!"

一听这话,众人哪还有心思吃饭,纷纷走出餐厅。

陈锐跟着他们一起走出餐厅,通过楼梯间的窗户看到外面的雾的确开始消散,但是能见度并没有提高太多,太阳已经开始下山了,夜幕即将到来。

有人说"我们赶紧开车出去吧,呆在这一点都不安全。"

"好啊好啊,我们走吧!"

陈锐皱眉"诸位,马上就要天黑了,现在出去实有不妥。"

"你管的太宽了吧,我们现在不在天上,你说的不算!"有人反讽道。

"就是,我们爱去哪你管得着么,留下来迟早要走。"

一群人哄闹着下楼去了,刘夕文望向于世明,于世明轻轻的摇了一下头。

剩下的好似商量好的一样,就只剩下机组四人和另外七人。

"如果明早还没什么动静,我们就离开,诸位可否同意?"陈锐见还有几人想走便说"不过关键问题在于去哪?你们今晚自己想想吧,我们明天在一起商量商量。"

"看,那是什么?"国鲁兴说道。

雾已经散去很多了,直视天空可以直接发现天上悬浮着一些体型类似物苍蝇的生物,只不过没有翅膀,腿也很长,也不知道是什么驱动他们浮在空中。

"真是见鬼了!"张适骂道"他们如果碰上这群玩意会出事的。"

就在这时,楼下四辆轿车鱼贯而出,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手段发动起来的。

"但愿他们别出事。"徐姚叹了口气。

小车队还没驶出大家视线,在一个十字路口,突然一个巨物掉了下来,径直的把打头的车压成铁饼。

后面紧跟的两辆车刹车不及时直接撞了上去。

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那所谓的巨物只不过是一条腿而已,为什么要说而已…那一条腿约有近10米长,直径也有四五米的样子…

随着一阵阵巨响,那庞然大物出现在众人眼前,那巨兽的脑袋部分有些像犀牛甲虫,身体部分并不光滑,而是由很多大的甲壳和突起的附肢状须子组成,整体看上去就让人不舒服,细致一看简直让人作呕。

就在众人还没彻底反应过来的时间里,巨兽又走了几步,除了排尾的那辆迈腾,其他人都"光荣牺牲"了。

那辆迈腾立刻倒车,司机很有技术的做了个甩尾,车子直接掉了个头,如离弦之箭似的飞奔。

迈腾毕竟是迈腾,还没达到辉腾那个标准,巨兽只是往前继续走了几步,迈腾就不幸的变成了铁饼。

"我看,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国鲁兴苦着脸说。

"那老呆在这也不是个事啊。"刘夕文叹气,看到发呆的于世明,忍不住来气,快速出手在于世明腰部狠掐一下,又快速收手,装作什么都没干。

突如其来的疼痛感使于世明没忍住叫了一声,但叫到一半又感觉不妥,便下意识收声,给人的感觉好像就像高潮了一般。

"嗤"终于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于世明的注目下国鲁兴有点受不了"抱歉抱歉啦,不过你那一声呻吟太逗了。"

"胡说!那哪是什么呻吟,分明是娇喘。"徐姚跟帖。

"嗯!娇喘这个词放在这真的很合适!很到位!"张适也跟帖。

于世明脸色发红,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的"你们就...你们...哎!"

"那各位就先回去休息吧,我们四个人会轮流守夜的,那怪物貌似没有发现我们,我们暂时还是先打消出去的念头吧。"陈锐将他们拉回现实,这种情况还能欢声笑语,不知道是神经大条还是什么。

"那就麻烦了。"刘夕文说完,揪起于世明的耳朵就往电梯间走"整天出丑,嫌不嫌丢人?"

"那还不是你害的。"

"还敢顶嘴?"

"错了错了,轻点!"

"那我们也回去了,你们小心点。"张适说道。

"赶紧去睡觉,搞不好这就是一场梦,醒了就正常了。"陈锐坏笑,其实这也算是给出的暗示了,不过一般人都想不到。

进入‘梦境’之前,按照条约,‘梦中人’洗去关于进入‘梦境’的一切信息,梦醒之后才会有专人来说明并解释,记忆的确不会回来了,但是一般情况下,大多数‘梦中人’都是在签条约的时候才能细致了解这个‘梦境’的大概,所以时间不会很长,而且期间会有摄像机全程摄影,也是为了给‘梦中人’醒来后一个交代。

这种规则极好的体现出了‘梦中人’在‘梦境’中的真实感受,以往而来的所有‘梦中人’都没在‘梦境’中看出弊端,无论剧本再荒唐再不可置信,但在‘梦境’之中,也没有人不相信,毕竟是因为太真实了。

"我倒是真希望这是个梦。"国鲁兴淡淡说道,抱着林燕回房了。

"不需要帮手么,我看她们三因该有些。。。。"徐姚问。

陈锐摆摆手笑着说"她们状态比你好。"

"是么?那,走了啊。劳烦了。"

待他们都离开后,郑会问"我们也回房吧?反正也不可能真有危险。"

"那样不太好吧,万一被知道,颜面何存啊!"曾挚不安,转过头把目光看向陈锐,期待一个答案"你是老大,你说话。"

陈锐笑"就知道偷懒,不过的确没什么好守得,这样!你们两个去前台拿俩个三层的房卡,你们就在那睡吧,这样他们也不知道,面子上也过得去。"

"那她呢?"郑会不怀好意的指着叶晗一脸阴笑"你不会想带她去开房吧?"

叶晗处事不变的身影也隐约有些颤动。

"哈!说道点子上了吧。"

"滚!"陈锐怒吼。

第四章 心事            

陈锐当然没有带叶晗去‘开房’即使他知道就算这样做了她也不会拒绝,但陈锐的确没那心思。

常言道:朋友妻不可戏,陈锐至始至终都是将叶晗当做彭浩的对象来看待的,即使两人现在没什么进展,但彭浩的一举一动都无不表示出对叶晗的心意,陈锐无法无视掉这份努力这份情,所以就下意识认定了叶晗终将被彭浩搞定。

"那你也去休息吧,我在这一个人呆一会。"陈锐说到。

叶晗走后,陈锐一个人走进餐厅,去后厨拿了瓶五粮液取了盘花生,做到桌子上,忍不住开始遐想。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我会怎么办?"每次任务,陈锐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第一是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第二则是怀疑,怀疑自己,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也是虚构的,陈锐总是莫名的有这种感觉。

"一个人在这喝闷酒?思春了?"张适从餐厅正门走进来,看着陈锐一个人喝酒,忍不住嘲讽。

"思春了!我爱你!你嫁给我吧,我真的好爱你啊!"陈锐白了张适一眼"睡不着么?来一杯?"

"扣!来一瓶!"张适在陈锐边上坐下"谁能睡着,睡着的都不是一般人。"

"哦。那小两口也没睡?"

"我怎么知道,正常人肯定是睡不着的啦,至于于世明刘夕文那两位总没心没肺的我还真说不准呢。"张适直接干了一杯,又独自给自己倒上"你呢?我本来感觉你是状态最好的,从来没有慌乱过,但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

张适用酒杯碰了一下陈锐的酒杯,又独自喝了一杯,继续给自己倒上"别看我,我酒量不错的,这瓶五十二度的喝两瓶都没事。"

陈锐笑了一下,眼睛着手中摇晃的酒杯,硬是有种把白酒杯摇成高脚杯的节奏"假设,如果这一切只是一场梦,那你就不会如此担心了吧。"

张适楞了一下,苦笑"说得简单,做起来谁能做到呢?你别告诉我,你就把这当作一场梦来看,你怎么当上的机长,你这是精神有问题吧?"

"是副机长,"陈锐纠正道"你觉得如果世界会变成这样,你愿意相信是在做梦还是愿意接受‘现实’?心理安慰罢了。"话毕,陈锐举杯"就当这是一场梦呗,至少睡醒在看嘛。"

张适摇了摇头,跟陈锐碰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并没有继续倒酒,而是抓了一把花生,慢慢的品尝起来"这里花生不怎么样,不如我老家那里的,那花生下酒才好,人送外号‘酒鬼花生’哈哈哈。"

见张适不愿去聊那个话题,陈锐也不好继续扯,只好接下新话题"那样说,酒鬼花生是你家开的啦?"

。。。。。。

将张适送回房,张适拍拍陈锐肩膀,笑了"如果这一切都是梦,那之后你就别干什么飞行员了,来我公司吧,先给你个总裁助理。"

"您太瞧得起我了,我就只会开飞机,而且就只喜欢开飞机,"陈锐这是心里话"最重要的,我也不想去干别的什么事情了,我很懒的。"

"滚吧。"张适笑骂。

陈锐点了根烟,来到楼顶,陈锐很少吸烟,少到大部分以为他都不吸烟甚至不会吸烟,只有在真正心烦的时候才会点上一根。

"你很少吸烟。"叶晗的声音从泳池里面传出。

"这里没有泳装的,被看到可不好。"陈锐吐了个烟圈"顾客至上嘛,走点心吧。"

"都睡着了。"

"你确定没有让辅助组的人帮忙?我说过,尽量少动用辅助组,让整个行动越真实越好。"

"就那样欺骗他们的感情么?"叶晗反问。

"这只是个游戏罢了,或者是个梦,还有,所有顾客当初都是签下过个人义务条约的,这都是他们自己的决定,没人强迫的。"陈锐反驳,但是还是答非所问,是的,无论如何掩饰,所有‘梦境’中的顾客的感情都是真挚的,也就的确纯在欺骗这一说法。

"我不想干了。"

"我帮你调到别的组去,想去哪?协调还是辅助?记录组的话感觉你应该没性趣的吧?"

"我是说,我不想在这个公司了。"叶晗淡淡的说,从泳池里爬上来坐到靠椅上,从空中直接取出一杯果汁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彭浩你小子要是再敢乱搞你就等着好看。"陈锐看着叶晗说道。

灰暗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束光,阳光直接洒在陈锐身前,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出现在光束中......背后貌似还背着两面翅膀。

"凡人,接受神的恩赐吧。"从光束中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下个月奖金没了。"

"老大我错了。"光束,羽翅,加上那个声音处理都没有了,陈锐眼前出现了一个鹅蛋脸的胖子,说是胖子其实并不是很胖,一百七十八公分的身高配上七十五公斤的体重,加上平时锻炼的效果其实就是壮汉一个,加上那张严肃起来很好看的脸真是新一代男神,前面说的都是扯淡。

好吧男神什么的都是扯淡,那张脸严肃起来还算是耐看,笑起来因为脸上的肉不少,那张脸都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喜剧演员[单凭长相的喜剧演员],让人欢喜的很。

"你总是这个时候来求情,逗我的时候想什么呢?"陈锐理都不理他,走到另一张靠椅上舒服的坐下。

"我这不是怕您入戏了么?我这是好心啊,老大啊~我上有八十老奶,下有襁褓小侄,最重要的,我的未婚妻还没有彻底拿下,你让我怎么活啊。"彭浩一张笑脸凑到陈锐面前"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啦,不要做得那么绝啦,你开心我开心大家都开心啦!"

"滚吧。"陈锐笑着摆手"以后不能再这样搞了,被顾客看到,谁也承担不起责任。"

"保证还有下次!"彭浩嘻嘻哈哈敬了个松散的军礼,看了眼叶晗就消失在空气之中,仿佛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实在不行,我就把你掉到协调组,工作还是差不多,不过轻松点。"陈锐看着叶晗,发现叶晗双目无神,心不在焉的看着天上。

陈锐也实属好心,执行组就是直接跟顾客连线互动的人,属于要求最好的人,说白了都快养成职业演员了。

协调组就好很多了,协调组每个人控制5-20名AI不等,这些AI离开控制也会自动按行程走,协调组就是把背景画面充斥好就可以了,比如机场那的公务舱经济舱都是协调组控制的AI,这的确比执行组轻松的多。

辅助组基本就是酱油工作,如果顾客举动行为等等滑出剧情限制,辅助组就要根据状况制作各种‘意外’来制止,说白了就是控制剧本走向。

记录组就轻松多了,一人对一人专门在天眼视角监视顾客一举一动,选择重点进行记录。

指挥组就比较综合,像陈锐这样直接外勤出任执行组员的也行,去后勤掌控大局走向也可以。按照陈锐的说法,你不了解顾客心理你就没办法自然而然的推动剧情,所以陈锐从来都是亲临一线。

叶晗发了好会的呆,终于意识到什么了,急忙说"不用了,之前的话就当我没说,给你添麻烦了,抱歉抱歉。"

"是不是彭浩教你说的这话,这不像是你的语气啊。"陈锐托着下巴,玩味的看着叶晗,说实在的他也没准。

"怎么会,那我就先去睡觉了,明明是做梦还能感觉到困,真烦着虚假的真实感,我先撤了,老大你顶着。"说完,直接走向下楼的楼梯。

陈锐叹了口气,看着叶晗下楼,突然好像发现叶晗身上都泳装貌似消失了,急忙转移视线,数息之后再看过去,叶晗已经换成那套白色乘务员制服。

"混蛋!不要在我面前这么放肆啊。"陈锐低声骂道,也不知道是在骂辅助组的人还是走下楼的那位女孩。

其实陈锐也知道叶晗说道很对,但世上不是你认为对就是对的,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根本就是身不由己的。

世界毕竟不是一个人能改变的,有时候你甚至做不到不被世界所改变,大多数人都在世事面前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改变了自己。

在这一点上,这个梦境世界跟现实世界有着惊人的相似,或者说哪个梦境世界都是现实世界的翻版,都是那么冷血那么无情,阳光之下的不是温暖,是赤裸裸的世界,残酷的世界。

而众人只是徒劳挣扎的人罢了,就像现在一样,这个梦几乎肯定会以全体死亡的剧情结束的,这基本是毋庸置疑的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沿途的风景已经远远超过了结果的意义,与其期待尾声还不如享受现在。

"该来点激动人心的了!在这样呆下去我都快成哲学家了。"陈锐站在天台上说道,仿佛古代君王在大殿之上对着群臣下发号令"加快进度,就在今晚开始。"

皓月当空,宁静的大地传来一阵阵震动,惊醒了刚刚入睡的众人。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