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氏牛奶价格网络社区

香蕉牛奶

玉钱儿2019-01-15 16:45:40

    暑假第二十九天,孩子日常找同学玩耍、游泳。

    我曾经买过一种在小朋友中很流行的香蕉牛奶,儿子喝了一口就表示不喜欢。去朋友家玩儿的时候,人家妈妈给孩子们每人一盒这个牛奶,他却说非常好喝。我由此怀疑孩子的每个好朋友都喜欢吃我做的饭,也许并不是我厨艺高超,而是因为“别人妈妈做的饭真好吃”。另一个可能是,这是孩子最好的朋友,他觉得这个朋友说啥都对、干啥都好,人家家里的饭比我做的好吃。同样的香蕉牛奶到了别人家也是另一个味道。


    孩子的世界简单直接,香蕉牛奶在自家被嫌弃在别人家很吃香的命运他们才不会多想一点点。换做成年人,今天我请你喝,你说不喜欢,明天见你跟别人喝的欢天喜地,那友谊的小船是必须要翻的。这似乎代表着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一个对的人。


    有个朋友曾经跟我抱怨,她的老公处处跟她对着干。有一天一家人出门游玩,阳光明媚蓝天白云。朋友感慨天气真好,老公却表示这太阳要晒死人了,破天气。两个人就着“什么样的天气是最适合全家户外游玩”这个专业命题在公园进行了一场辩论。最终一家人悻悻而归,做好的食物回家全部倒掉。朋友跟我说起这事的时候,几乎是带着不能杀之而后快的愤怒和绝望。真遗憾,这事谁也爱莫能助。想当初两个人王八绿豆的时候,一个人说你看太阳多蓝啊,另一个大概也能符合一句:海一般深邃的蓝,真让人沉醉呢。什么时候那个对的天使变成了错的恶魔,谁也不知道,谁也回不去。

    

    有些人一直在生命里,当做朋友一样的处着。突然间发现,自己已经成为那个“错的人”很久了。曾有朋友介绍我去一个人那里买点东西。对方一副吃斋念佛,淡然世外的范儿。一般这种范儿的人,卖东西价格一定高于市场行情。高价我也认了,但是东西到手的时候我就愣了。愣完了之后,我还是觉得自己没那个随时翻脸的本事,那还是认了。可是,就是愣了那一下的表情被朋友看见,还是遭到了数落。数落大意是对方生意艰难,我不够将就。我在这爱满人间的数落中保持了少有的沉默,晚上回家觉得憋出内伤来。一场买卖,一方是高价劣货而需要呵护,另一方是被坑发愣还需要批评。我愚钝,何时站在了注定错误的一方都不自知。

    

    我在近一两年开始练习一种“把天聊死”的勇气。带着莫名其妙的“我对你错”前来“论道”的,随当时心情选择不同方式尽早结束对话,永久性结束也行。人要是选择辞个职,那要考虑下一步饭碗问题。离个婚,有个财产分割问题。自个杀,有抢救不过来的危险。如果仅是跟所谓的朋友翻个脸,其实后果没多严重。大不了对方背地里骂骂你,你以为没翻脸之前TA都在夸你吗?所谓朋友,不一定时时刻刻夸你英明神武,那也失去了“益友”的意义。可是处处觉得你天然错误,永远站在另一边的人一定值得你及时怼回去。

    

    我跟孩子开玩笑,既然什么都是别人家的好,干脆去别人家住好了。孩子表示坚决反对,还是最爱妈妈。结果是我又巴巴的搬了几箱香蕉牛奶回来。只有母爱会如此宽容而卑微而伟大吧。除此之外的一切关系恐怕都不能也不必给予这种特权。

    

    我曾很多次的请一个朋友吃饭。有一天得知对方的讲法是:她喜欢买个单,炫个富,咱就跟着吃呗。哦,这样啊。我其实也没有大方到热爱买单,只不过你太喜欢邀我吃饭,又在饭桌上唠叨工资太低养家不易罢了。我最近忙,没空炫富。你且等待。

   

     当你发现自己的香蕉牛奶在别人那里已经成了一碗馊汤,别理论你跑了多远的路才买来它,别计较你为此付出的时间或金钱,别追究对方如何冷眉冷眼鄙视它,学会把天聊死。我们搞不清这种“错”是渐变还是突变,搞清了也没有把它变回去的神功。更有可能一开始大家上的就不是同一条友谊或者爱情的小船,根本就没有翻船事故,而是自己一直扒着船沿在呛水。除了赶紧扑腾上岸,没有更好的选择。

    撤离,是一个重要的人生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