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氏牛奶价格网络社区

青春风暴 | 李浩 * 我的世界是一道窄门

扬子江诗刊2019-01-10 13:25:43


李浩诗人,1984年6月生,河南省息县人。曾获宇龙诗歌奖(2008)、北大未名诗歌奖(2007)、第15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提名等。著有诗集《还乡》《风暴》、诗文集《你和我》等,部分作品被译介国外。现居北京。

△李浩

Postscriptum


树叶都在往下滑落。神的肤色因此忧郁,

鲜活。我因此爱上了青铜器,

并且,存在于——我向上的意识。

我的世界是一道窄门。于是我观摩铜镜。


我因终结之物的居所,坠入镜子凹陷的

宁静——死亡,或者盲井。

我打探月光的耳朵。一只吸血鬼,

在镜子里,无头的性感,一直扑向雪里。


2006年



死亡逼近


光线逐渐贴近墙壁上的墨迹。

与光无关的物体开始把我

引向绝境。枕头下书籍上的

红色印章残留着猫的齿痕,

深深的。纸张里传出的暗香

掺杂着老鼠的气味,笼罩视野。

墙角里的小动物搬运着彼此的

阴影,在它们的世界里

明暗不分。丝丝凉意从罅隙里

袭来,刮掉我的胡须,洞穿我的肺。



在林中


我在林中漫步,这片树林跟我在梦中所见一样。

这个场景,在我脑子里,是一片盛开的星空。

我赤脚走在树林间,这些树好像大地的使者,

他们站立着,正在工作。这里是我最后的住所,

可是,死者的嗓音和怨恨,同时隐藏在树林当中。

当你走在他们中时,你会认为我们如同大风

卷起的沙石,在时间中流逝,我就是这样来到

这片树林里的;我的命运:剧院,油画,电影⋯⋯

即将重新颁布。这片树林,林中的每一棵树,

好像每一颗星。一闪一闪的;他们:一闪一闪的。

我认为,他们是一些耀眼的人。当你的亲人

在谈论死去的时候,你说“确实有死去的幽灵”。


李浩,于十月文学院。


牧人的黄昏


沉默是同样的,当你用别人的

母语自言自语时,我就走进

岩石中,点燃这座黑暗的房屋。

那房屋现在流淌光亮的颂歌,

就像在神的爱内飞舞的柳絮。

我站在我那强大的保障里,

物体就得以展示出它的气质。

我应该将历史中灰暗的细节

拍摄下来,在你的眼前扩大它。

如同帆布上的投影,酷刑

就是在这个时刻里,开始的。

我敞开额头上吹起的波纹,

雷电在我身上穿行时的疼痛,

现在已是神的爱内飞舞的柳絮。



盛夏


风透过纱窗,吹在我光秃秃的身上

山里的树林,在风中摇摇、晃晃,

没有一棵树是朝向我的,如果有,

肯定是林中的树错过了它的鸟。


我将刚刚剪下的指甲,放进花盆里

充当养料。待我租下的天空还没

偿还之前,让风里的君王安静;

我想动笔,让神影响我心里的淤泥。



困境


我回去,我打开关闭我的门。我进去,

室内的雪、阔达,而这不是我的。


我送走了很多朋友,却无法把自己送走。

我站回去、成了一个坟墓,而那气息


变换着。沉睡在光明之中的孩子,

是我洗净的肉身上,所留下的空地。


李浩,2016年11月于望京。

太阳岛之诗


有个人从庙宇里走向他,把他带进一扇门。

他站在一间白色的房子里,好像湖中月,

在黑夜里显得特别亮。他辨别不出

他自己、他的形——这时,

有扇门,吱吱嘎嘎地响起来。响声

飘来的地方、放着空空的椅子。

有人从门口走过,他跟上去。感觉

被带进了一间相似的房子里,

好像没有了自己——门,仍然

吱吱嘎嘎地响着。他往前走,走进了

另一间白色的大房子,和门。

他转过身——有人说,“星辰之光”。

他回神想起一块刻着铭文的石碑。

他正要念出文字,就回到了那人的跟前。



春秋


你将秋天的雨,存入金库

两排杨树指出你是一朵云

你走在街上,捧着夜晚


从此昼夜不分。每个心爱的时刻

你都捧着夜晚,每个心爱的时刻

你都在云中,折叠纸船


你站在夜空对面

孩子,幸福  如同雨中的蘑菇

露出的蔚蓝



上苑纪


两年前,如同一场大雨

许多往事,停在秋日,

赞美身体。许多往事,

沉入海底,打磨黑色的

礁石。岩块上发出的

声声汽笛,如同山上的

枣树,穿过了山腰,

却被囚禁在山顶。

万道金光,住在果实里。

你从谷中来,欢乐之泉,

照亮矿脉上的荆棘。你梦见

地上的洋钉,如同蜻蜓

在空中乱飞。你梦见,

后山升起的云被光包围。


李浩(右)与吴投文(左)、耿占春(中)


初春


屋脊上,悬挂着一道彩虹,

消失在你的途中,

而转向另一座城市。

你在她的心里,挖掘的

树坑,凌驾城市的脊背,

鼓动群鸦的黑翅,

向土壤的中心袭来,

你听到的,太阳一出现就昏暗了三次。

我们将手中吃人的

铁器,放回沉寂的箱子里。

深邃的脚踝、车轮,还有人群,

交出你,就必须跨过你,

树枝上久久的歌,

头顶上明亮的光,

拒绝生存,必须跨过你。



你和我


你我之间,公路

背向云中升起。


你仰望,就会出现

更多的公路。


它们通往的,

任何一个地方,


都有大片的密林

和空旷的草地,


都有向你我涌动着

深渊的窗口。


                     (给星星)



秋歌


秋天是柿子树上长出的耳朵

神让她回到了秋风中


打开门,空气中淡淡的

芳香飘进神圣的殿宇


圣殿中的第一道金光

来自太阳,神从金光中走过


神没有告诉她的天使

秋风中最后一根手指的使命


我相信那是神给我们留下的

最高一层天空。她回到了秋风中


蓝天跨过浅浅的溪流

宝石美如蔚蓝的天心


李浩(左)与好友秦三澍在常德

慈悲禧年


光束中飞荡的炊烟和

尘埃,在我的

耳朵里,鼓起风中的


哀乐。我浸透毛巾,

好像进入你的身体。

我打开盒中的云朵,


云层走近,我的眼睛,

如同冰镜。我喝下的

酒,不足以酿造我的


肋骨。我,躲进人群,

细声狂吼。墙上的瓦,

磨尖细雪,磨尖喜鹊。



冬夜


寒光沉沉地压在墙角的

石磨上。我从它破损的


轴心里盛开,雪光中的

滚滚尘世,在“证悟的


旅程中”,已将我带到

极昼的玉门。自由在我


身上,好像移动的星辰。

贯穿我的锁链与刀风中


乱飞的碎石群,将我们的

月空再次惊醒。我翻过身,


抱住爱人,院中的枣树,

松鼠,和屋脊正在结冰。



大梦初醒


树群和城墙,筑起的

冰雪,在前海与西海之间,

分割它们的苍穹。


大雪永恒,激动的信鸽,

和昏暗的胡同,

如同香炉上的祭品,照亮我耳道里


滚烫的女人。白色的黄鼬

走进我的房间,飞动的精灵,在我面前,

已经长出婴儿的脸。


李浩(右一)与作家陈继明、三舅高殿根、诗人、出版人吴晓先生在珠海


午后


我站在窗口。成群的

白象,从海上

穿过升起的大火。


尖叫的光,在我的

头颅里,回荡着,撞击着,

即将关闭的门。


我的眼中,海水已经

堵住了,这座城市的所有的路口。

夜晚,从不开始。


天空的身体,已经成熟。

下午亲吻着我的手臂,光芒的降临,

始于盛开的嘴唇。



这一天你众多


这一天你众多,切割机

在晚餐的刀光下,

吃掉火柴,吃掉争夺。


众多的你,众多的死亡

静止于瓷器的表面

观望下一个裸体


这一天,众多的你

上下翻滚,好像锯片上的铁屑,

吸收我的意志。



死者的黄昏


雨在洗刷死者的黄昏。我靠近主人

和墙壁,面向火器,等待它,

炸开鳗鱼,让江水翻腾。我进门前,

他稳卧于蛇皮藤椅上,如同空寂。


他双目紧闭,他的脸上寂静得

如同溪水中的大理石截面。

我小心地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清理茶具  收拾垃圾  看看股市


和编造谎言的报纸。我在他的脸上,

探不出高岗上,墓碑的心脏病情。

我泡好一壶茶,用纸巾擦擦手,

准备去处理堆在桌子上的,双休的


预言和波澜。深夜的井口,和此时的

眼睑,仿佛海面微微张开。我起身,

将昨天收到的邀请函递给他。


他没有说。我坐在那里,看着火葬场的

烟囱直到白烟升起。我看着脚戴

镣铐的海鸥,在呼喊上帝。我看着

沙滩上,那些被海潮带回大海的


一行又一行的醉蟹。我没有问,

他没有说。我靠近窗口,

从西山倾泻下来的黄昏,笼罩住

我们的器皿。我偎依着墙壁,


看着最后的余光,都在向躺下的

尸体聚拢。他说“老虎的斑纹,

从不惧怕星星”。他说“鯥翅上挂起的

紫色黄昏,终将会晤天心”。

左起:江汀、苏丰雷、王家铭、张光昕、王东东、李浩

岩层之歌


指针在我心脏里跳动:

她说她愿意在圆中,

通过高窗,眺望阿斯哈图

垂直的曙光,和独立的

冰石林。她说她愿意,

因为在心脏里,她可以回到

雪光  指引的黎明,并在白桦林,

花岗岩,和冰臼群,

看守的天空中,给地上

吃草的羊群,沉睡在岩石中的

火山写信。岩浆:上升,冷凝,剥蚀。

她说她愿意拥吻我,

以弯曲的胸针。她愿意。



夜:全景溪


第五日,金表的心脏,

在墙上,向玉中的

河流要床。山石里女性的呼吸,

彼此牵连;而悬崖、群峰、湿润的彗星,

        倾泻长廊。


静止于绸缎上的草木,

在你的蜜乳间,惦念的荒漠、高原,和行星,

回到寺院  挽留的僧侣。


雾中温热的红犁沟和乌鸦,

在早课的餐桌上,拆开风雪中,

两座西山之间的树根。


幽暗的窗格里,急射的星辰,

如同一扇又一扇开启的,搅拌我血汁的门。




谈李浩



吉狄马加



吉狄马加,诗人,中国作协副主席


首先我要向李浩表示祝贺,祝贺他的新作今天在这里与大家见面,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而言,诗人都是靠作品说话的,由此可以肯定作品是最最重要的。十分遗憾没有听到刚才几位诗人和评论家的发言,你们都有许多独到的见解,一定就李浩的诗歌谈了许多精彩的意见。李浩的诗歌我过去读过一些,也有一些印象,总的感觉是李浩属于那种非常重视语言和修辞的诗人,他的诗有很强的个人生活经历的影子,也可以说大都是他个体生命体验的记录,让人感到琢磨不定的是,他有的诗句虽然拐弯抹角,阅读时会产生陌生的语言障碍,但多读几遍后还是能进入诗歌内在的核心,现在有许多年轻诗人都在语言和修辞上下功夫,有的甚至走得很远,让阅读者很难进入他们的诗歌,好在李浩在这方面进行语言实验的同时,还总体把握好了适度的分寸,可以说李浩是一个对探究语言具有特殊敏感的诗人。

但是现在有两个极端值得我们注意,有一些诗人力求让诗回到语言本身,回到修辞本身的时候,缺乏对诗歌内容和形式更有机地融合,许多诗歌只注重诗歌的技艺,不少作品只是语言表层复杂凌乱地呈现,它让我看到的都是一些表象的东西。而另外有些诗人,却对诗歌的语言和修辞不在意,诗歌在形式上缺乏新的创新,许多作品不能给我们带来强烈的艺术上的冲击。可以看出来李浩的好多诗,在注重语言和修辞的时候,其实都有着明确的意义指向,我以为在任何时候,诗人的写作都应该具有当代性,都应该让自己的作品成为见证这个时代的记录,每一个诗人都有坚持自己诗歌写作立场的权利。今天的中国汉语新诗写作,不仅要放在整个汉语诗歌写作的整体格局中来加以考量,还应该放在整个世界现代诗写作的总体格局中来加以判断,我认为中国现代诗写作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其实在别的语言中也大同小异地出现过,古代拉丁语诗人的写作与现代法语诗人、意大利诗人、西班牙诗人、葡萄牙诗人和罗马尼亚诗人等等,既有传统上的联系,但是在语言的使用上,却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我们正在纪念新诗一百年,中国古代汉语诗人的写作与中国现代汉语诗人的写作,他们内在隐秘的传承关系究竟是什么?都需要我们做出客观理性的回答。中国现代诗人承接的诗歌传统可以上溯数千年,而我们的近邻俄罗斯诗人,从语言本身来讲,他们有文字的诗歌传统也只有几百年,今天的俄语现代诗,与普希金和莱蒙托夫时代相比较,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但是和汉语诗歌进行比较的话,现代汉语诗歌与屈原时代的诗歌发生的变化,就语言本身来说,这种变化就要大得多得多。诗歌语言的变化是一个复杂的现象和过程,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对语言的研究来单纯地研究诗歌,因为是语言为诗歌的创作提供了无限的可能和空间。

诗歌写作永远只能靠诗人个体去完成,它的主体性是任何时候都不能被否定的,但我们的诗歌特别是当下的诗歌,如果仅仅具有主体性,而在呈现的内容上不具有“他性”,那我们的诗歌就很难具有普遍意义,可以看出来,李浩的诗歌一直在追求这种所谓“主体性”和“他性”的结合,虽然这些作品具有很强的个体纬度,但他似乎也在追求一种更“他性”的东西。读李浩的诗,还可以看出他受外来翻译诗歌影响的痕迹,这没有什么奇怪,许多年轻诗人的诗歌语言都有某种欧化的倾向,我想这是一个过程,相信他的语言会越来越具有个人的特点。他的一部分诗,读一两遍很难进入,但反复阅读好几遍之后,你总能大概明白他想表达的东西,从接受美学的角度而言,他的诗歌给读者留下的空间和想象是巨大的。从李浩的写作中我们同样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诗人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所创造的语言的存储者,这个语言的密码他们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甚至有时候他们自己也将这个密码遗忘和丢弃。



谈李浩


王家新



王家新,诗人,批评家,翻译家,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我第一次认识李浩的时候是十年前,他和黎衡等一起从武大来北京看我。几个纯粹干净,充满理想气息的年轻诗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仅有一种亲切感,也感到了那种属于未来的希望。

后来李浩来北京后,交流也更多了,他经常把他的作品给我看,对他的生活和创作我都一直比较关注。那一年汶川地震,他去做志愿者,没想到去的那个地出事了,那一带瘟疫爆发很危险,当时我非常焦急,不断打电话联系,有种一定要把他“救出来”的感觉。

至于创作,可以说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他的作品我比较熟悉,但纵然如此,他的新作还是有点让我种惊讶,这就是说,他在诗上的进展,多少超过了我的预料,超过了我的想象。李浩出这个诗集时,请我写几句。后来我简单写了几句:“李浩在写作上的进展令许多人惊异,但在我看来又出自必然。他投身于诗,进入他每天的祷告,面对他灵魂的功课,同时他专注于锤炼语言,如同锤炼他的人生。他锲而不舍,持之以恒,愈来愈富有定力,也愈来愈富有个性和创造力。”

我为什么这样写,因为大家都感到了李浩在写作上的迅猛进展,但在我看来又出自他自身的逻辑。某种意义上,他就像一个圣徒一样,而这是年轻人中很少见的。我们也知道李浩是有信仰的人,所以他写的诗和别人的诗就不大一样。所以我说诗就是他每天的祷告,是他的灵魂的功课。我觉得的确如此。同时他又专注于诗艺,还有锤炼语言,这方面一看我们就知道。他在诗艺上的重要进展就是形成了他自己的语法、句子、节奏,他也由此发出了他的声音。我觉得他获得了他的艺术个性和创造性,这是一个诗人的根本标志。在他那里,这一点越来越突出,越来越强化。年轻人的东西,有一些人觉得写的不错,但是很明显是从别人那学来的,带了别人的声音,别人的影子,但是李浩跨过了这个时期,他现在的诗很容易辨识出来,他有了自己比较独到的,不可替代的,而又在继续生长的东西。

他跟一般的年轻诗人的确不大一样,他背后有精神的背景,一个更古老、深远、一般读者还不大熟悉的精神背景,那就是他的信仰,所以这样一来,他写下的一切和其他的就不一样了,比如他作品背后那种《圣经》的、神话的、信仰知识的东西。中国目前和李浩有同样信仰的诗人中也有一些,但是,有一些诗人的信仰在我看来还比较表面,但是我觉得李浩就更有深度,也不那么简单,因为他比较复杂,还有综合性,他把他信仰的东西融入他的生命经验和血肉之中了。比如他的长诗《还乡》,我比较看重,诗中把他个人的经历,包括他在那里出生、生长的中原大地,那么一片土地,他的经验、情感,他的沉痛感,他的记忆,还有当下现实的刺痛都放进去了。另外,他又把一个跟神话、文化有相关联的东西放进去,比如他谈到旧约中的兄弟残杀,血在地下喊冤,穿越了人类社会几千年的历史,却仍然响彻在我们生活的每一寸土地上,每一片天空中,每一棵草木里。我感觉他这种写法还是很震动人的,对照于他所感受到的沉痛现实,也是很有效的。

我对西方文学比较关注,了解更多一点,他们很多诗人的写作中都有神话、信仰的框架和背景,帮助他们赋予现实的经验以某种意义和秩序,比如艾略特在《荒原》中通过引用但丁使伦敦成为一个现代的地狱,这个方法就很高明。我去年翻译阿赫玛托娃的长诗《没有英雄的叙事诗》,发现她也大量引用了《圣经》和古希腊罗马神话典故,当然她也不是一般的引用,她赋予这个作品很深远的意义,某种意义的框架,或者与现实的对照,等等。因此问题也就有了,那就是我们中国有没有这种资源可以引用,对这样的问题,有时候我也感到很困惑。李浩做的,其他的诗人不一定这样做,做也做不了。他这方面已经很多年了,我看到李浩这个诗集后面有一个神父对他的推荐语,这也是一般人的诗集没有的。这个神父写的很好、很到位,连我也想去拜访一下。最后,就是希望更多读到《还乡》这样的有历史厚度和艺术整合力量的作品,要内外打通。这个很重要,因为作为诗人,有的时候你一直陷在内心的状况里,却与一个更广大的世界隔绝。这种时候我们就有必要提醒自己。昨天是叶芝的诞辰纪念日,有人在网上贴了我译的他的一首诗,我也重读了。他这首诗的一节是这样的:“我们曾用幻想滋养心灵,心灵却因这食粮变得残忍;/在我们的敌意里,有比我们的爱/更多的实质;哦蜜蜂,/到这欧椋鸟的空窝里来筑巢吧。”这样一段诗,我很佩服,它看起来比较抽象,实际上透出对叶芝在他那个时代对世界的洞察、理解、把握,即使今天读来,我依然感觉很有力量,因为那是一个诗人从他自己的全部生活中得来的东西。这也是我对李浩的一点期望,以后从你的诗中感受到的,不仅是你的个人修行,而且是你全部的生活,你生活于其中的这个世界和这个时代。



谈李浩


夏可君



夏可君,批评家、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李浩跟我是师兄弟,我是武大哲学系毕业的,我今天看到这本诗集的时候,我的问题是,谁是李浩,我好像不太了解,所以今天是给我一个机会来简单地谈一谈对他的作品,他的这个人的原初惊讶。

刚才几位老师谈得都很好,诗人在这个时代的焦虑是什么,我想李浩作为80后,在北京这个都城里,他很好地面对了这个焦虑,用他的诗句来说的话,“粉色的光,舔着地上的砖渣和血肉”,大概是这样的句子,就是说我们时代实际上是一个泥沙俱下的时代,它上升的路和下降的路是同时进行的,这就构成对诗歌的巨大挑战,如果诗歌足够深入到黑暗和污秽,它也就被污秽污染,如果它要找到一个上升的道路,实际上它没有这样的机会,如果整个神学都面临着一个虚无主义的问题,面对一个上帝死亡之后的困境,那上升的路怎么走呢?这无疑对神性写作是巨大的挑战。所以在深度的焦虑中,当李浩去选择一个灵性的或者神性书写的生命姿态时,他实际上面临着极大的困难,也就是说他怎么可能在北京这个城市打开诗意的想象空间?怎么折叠这个城市?怎么可能把“炫富的重金属和集权主义的微生物”结合在一起,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怎么可能把一个日常的污秽生活上升到一个灵性的幻象来达到救赎,我想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或者如同海子的写作,通过自然、通过荒野,最后田园牧歌的幻想来达到,或者最后被黑暗吞噬。如果你足够深入到现代的都市生活,你将那么的平庸,就是我说的卑污和污秽、肮脏,在这个里面要达到救赎,对诗人的挑战是很大的。所以我想,李浩很好地面对了这样一个困境,用他的句子来说“写,令我无耻”,我想因为有这个耻感的经验,当然也是来自他基督教信仰的体会。第二个是从“星空的伤口中走来”,在这样一个越来越窄化的世界,然后血又是无耻,他只能从星空的伤口中走来,也就是他怎么去从污秽中达到一种上升的力量,这是我谈的第二个方面。

李浩的诗歌到底怎么找到一个灵性的入口,如果用语言来说的话,他怎么在汉语中带来一种灵性的维度,一种灵性的叙事?或者是先知性呼喊的那种语调是怎么带到汉语里来,在海子那里,则是一个大力劈开,一种暴力性的语言发生,李浩也提出反抗说,我们互相不认识祖国,他的书里面就已经在面对一个没有诗性祖国这个困境。

那他怎么做,其实他还是以基督徒神学的方式,把灵气的话语带入到汉语里来,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一个很好的现代诗学的问题,从现代和合本圣经的翻译,一直到海子的写作,刚才有人谈到,提倡先知性诗歌的声音,比如南方的杨子和杨键两弟兄,对先知性的声音诗歌界还有所害怕。这种先知性的哭喊与哀悼,这样一种叫喊的声音,实际上是很难被汉语接纳的,但却已经在发生了。那么李浩是怎么做的,他首先要失去自身,第二个是空出自身,第三个是让另一个他走进来,其实在他的语言是这么做的,他说从身体里走出的另一个我与我重逢,就是让这个他者进来把身体切开,“在石缝里长出了新生灵”。在这些语句里面,都有一种让汉语接纳圣灵的感觉。

那他是怎么做的,我不展开语句,他分为这样几个维度,一个就是苦感,他有些句子写得很好,“苍穹的苦瘠”,整个苍穹是一个悲伤的、悲苦的脊背,这实际上也是改写一禾的《世界的血》里面屋脊的概念,我想这个是一个很好的苦感的经验和痛感的经验。第二个就是一种死感的经验,对死亡的经验,他写了很卑微的死亡,他在卑微的死亡里面带入了一种神圣的救赎,他是有这个叙事能力的。第三个是有罪感,他也有罪感的经验,在诗歌里面,我就不展开。

最后我想说一点的是,因为他毕竟是80后,我想他如果要继续把灵性的叙事更加锤炼,还可以更精致,如果“精致”这个词是合适的话,我相信他的说法是,他的语言是一种器皿的粗糙的言说,这是一种他所说的黑色语言。他也说了白色的语言,也说了别的语言,所以我觉得现在还处于黑色的器皿粗糙的言说,他也许经历过红色的烈火的言说。我期待他的最为准确的白色的言说,“我双眼中的偏执长出一段诫命”,如果他达到这个白色的写作,这将异常了不起。因为在犹太教卡巴拉神秘主义那里,圣经有两种火焰而写成,一种是黑色的火焰,一种是白色的火焰,如果黑字是黑色的火焰,是可读的,那么白色的空白的看不见的火焰,是不可读,如果能够达到这种偏执中还能长出一段戒律的语言,我觉得汉语真的是抵达了绝对性,抵达了洁白唯一性的灵性维度,汉语可能就得救了,确实能够从汉语中找到一条上升的路来摆脱我们这个时代的污秽。




[ 扬子江诗刊 ]

大型原创汉语诗歌双月刊

读 诗 依 然 是 富 有 魅 力 的 行 为

Reading poems is still a charming behavior


点击阅读本栏目其他诗作

夏午的诗   |   文西的诗

阿海的诗   |   砂丁的诗

张二棍的诗     胡正刚的诗

兰童的诗   |   吴盐的诗

年微漾的诗   |   秦三澍的诗

李黎的诗   |   庄凌的诗

程一的诗   |   牟才的诗

焦窈瑶的诗   |   杨万光的诗

朱慧劼的诗   |   王子瓜的诗

毛振虞的诗       李梦凡的诗

杨隐的诗       康风的诗

麦豆的诗       茱萸的诗

曾昊清的诗       吴素贞的诗

耿玉妍的诗       蒋静米的诗

云何的诗       桴亘的诗

王单单的诗       王西平的诗

江汀的诗       张杭的诗

徐钺的诗       何骋的诗

王辰龙的诗       王小程的诗



扬子江诗刊微信公众号

yzjshikan

长按左边二维码

订购《扬子江》诗刊2017年第4期

2017年第4期《扬子江》诗刊目录

开  卷


大解的诗 / 大解

书写者还乡的道路 / 谭昶


诗  潮


车前子的诗 / 车前子

宋琳的诗 / 宋琳

徐芜城的诗 / 徐芜城

梁雪波的诗 / 梁雪波

致影子(节选) / 张远伦

桑子的诗 / 桑子

潘红莉的诗 / 潘红莉


诗人研究


傅天虹汉语新诗学的分泌与实践 / 赵思运


译  介


[美]玛丽安·摩尔诗选 / 李晖  译


新星座


李浩的诗 / 李浩

王小程的诗 / 王小程

我们如何在这世界里 / 汪雨萌


青春散板


茱萸   蓝格子   孟甲龙   弦河   淹月


推  荐


黍不语的诗      黍不语 / 诗    夜鱼 / 荐

曾谙安的诗      曾谙安 / 诗    高鹏程 / 荐

江雪的诗          江雪 / 诗        育邦 / 荐

曹九歌的诗      曹九歌 / 诗    苏省 / 荐


艺  事


陆健   舒丹丹


中国新诗百年论坛·圆桌


面向未来的翻译       王家新   李以亮   程一身   胡桑


无锡古运河诗会小辑


白 玛   龚学敏   黑 陶   叶 舟

成秀虎   谷 禾   荣 荣   庞余亮  

王学芯   叶丽隽   李小洛   梁晓明

晓 雪   杨碧薇   龚 璇   达 黄

李 刚


旧体新韵


子 川   单人耘   陆维松   空林子

谈兆雄   杨益安   杨逸帆


诗  萃


谈雅丽   胡 杨   马 累   吴 兵

周占林   包 苞   风 言   李欣蔓

李 荼   西 征   谢小灵   刘云芳

孙启放   庄海君   月色江河   李田田

绿 音   巢 笑   王丽娟   青竹无语

云 何   朱记书   庞清明   程绿叶  

兵戈戈   王汉英   周孟杰   薛 贞

小 米   魏东侠   向 墨   曾欣兰

果而默   贡才兴   蔡 猜   张阿克

林新荣   苏轼冰   凸 凹   落草汉语  

丁 逸


长按左边二维码

订购2017年全年《扬子江》诗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