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氏牛奶价格网络社区

一家报纸采访了10国老人,真实记录了他们的晚年生活

生前预嘱推广2018-06-08 14:25:14


转载:微信公众号“海那边的晚晴”


美国最大的新闻集团之一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做了一个不同国家老人生活的系列专访,他们为澳大利亚,巴西,法国,德国,日本,肯尼亚,巴基斯坦,韩国,西班牙及美国的十位老人,分别制作了10个一分钟的视频,真实地记录了每一位老人的生活状态。

“退休让我有时间做自已一直想做的事情。”


 

澳大利亚悉尼的Connie Cullen女士




“退休后我可以有时间做一些我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我最近就在学习夏威夷四弦琴。一个人应该竭尽全力地保持健康,我从很年轻的时候就这样坚持。现在我一周做三次重量训练,成效还不算差吧.” Cullen乐观活泼,也爱分享。


“但残酷的事实是生命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没有人知道自己的生命什么时候结束。年轻的时候,我们为生计奔波……当变老的时候,你的朋友会一个个地离开这个世界, 你自己的健康也在走下坡路。这就是为什么一个乐观的态度会多么地有帮助……”


 


澳大利亚超过65岁的老年人大约占人口比例的15%。这个国家老人的健康情况相对很不错,男性的平均寿命高达84岁,女性更高达87岁。


可是即便国家总体非常富裕,并不是每位老人都可以像Cullen这样享受退休生活。三分之一的老年人还生活在这个国家的贫困线下。



“连自己都养活不起就完蛋了!”


巴基斯坦的Muhammad Sohrab老人 

 


 “我每天早上8点就出发了,有什么活我就干什么活。如果活儿少我就慢慢做,如果活儿多我就很努力地做。年轻人觉得如果老年人还能挣钱就证明他们对自己还有价值。如果老人有存款,子女们都会说他很棒。如果子女看他没有办法带来经济收入或者甚至连自己都养活不起,他就完蛋了。”


“如果我现在瘫痪了,那就彻底没用了。他们会说,赶快摆脱掉他吧。等到我自己不能动弹了,不能去洗手间了,他们会不会把我丢在床上不管?养老院是为有钱的人设立的……” 跟着三个儿子在卡拉奇大学卖果汁的73岁Sohrab老人显然和子女们相处的并不好。


“当家人不能照顾老人时,他们会抱怨说,“太脏了,为什么盘子在这里?面包在那里,衣服在这里,为什么?” ”年轻人觉得他们做事情的方式是正确的,而我们老一辈做事情的方式是错误的。这是现在社会最糟糕的事情。”




在未来半个世纪,人口密度已经很大的巴基斯坦将迎来翻一番的人口大爆炸,这个国家的老人将面临很大的挑战。Sobrab老人一针见血的话语反映了很多老年巴基斯坦人面临的残酷现实。


这个国家没有完善的养老体系,家庭就必须担起这个责任。而像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巴基斯坦传统的家庭结构正发生着改变,很多成年子女离开,甚至搬到国外去寻求更好的工作机会。


本来就不先进的国家医疗卫生基础设施还仅仅集中在大城市,国家也没有应对老龄疾病的措施,这让很多专家都对未来充满了担忧。养老院很稀少,尤其在偏远的地区,而且像 Sohrab所讲的那样,它们是给有钱人准备的。



年轻人只不过是想过自己的日子。



日本的Kazuko Kuriyama老人


 


“我们的生活并不拮据,我跟我的丈夫可以领取三种养老保险。虽然我们并不富裕,但是我们的花销也不大。只要我的老公还活着,我们就不会挨饿。不过我确实为我们未来的日子而担心。如果我比我丈夫先离世,他是否可以独立地生活下去?”


“在我年轻的时候,那个时代的女人通常嫁进丈夫的家里,所以每个日本家庭里都是祖孙几代一起生活。这是最传统的家庭组合,但是现在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年轻人不再跟父母住在一起了。传统的家庭结构已经完全瓦解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年轻人比他们的父辈绝情或者不知感恩,他们只不过是想过自己的日子。现在的人把私人空间看得比传统更加的重要。我并不认为这是哪个人或什么政策的错。这只一个很自然的转变。”




生活在东京88岁的Kazuko Kuriyama老人揭示了很多日本老年人面对的困境。现在,日本四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在65岁以上,而且这个比例会在2025年达到三分之一,届时日本会变成世界上老年人比例最高的一个国家。


人口比例的变化会引发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随着主要劳动力逐渐进入退休状态,社会保障支出会大大上涨,经济增长反而会下降。这对日本来说,是一个严峻的现实。


虽然日本老年人的经济跟心理健康状态在全世界来讲都是良好的,但是如果想要保持这种状态,这个国家的政府跟相关企业就需要更多的投入。比如说运用机器人等高科技手段。


但是这个国家一直不愿意利用移民这个手段来提高年轻人的人口比例。在日本移民是个极其敏感的话题。日本是世界上人口最单一的国家,外国人口只占人口总比列的2%不到。直到2008年,政府才允许外籍医护人员在日本工作。政府把标准设置得很高,通过国家级的日语考试是非常难的挑战,至今也只有300多名外籍医护人员得以暂时在日本工作。而据官方预测,到2025年日本将需要再多一百万的护士及医护人员。


日本传统的养老观念也发了很大的变化,祖孙几代住在一起的情况不再常见了。很多老年人现在必须孤独地面对衰老跟死亡,对此他们也只能寻找依靠自己子女以外的其他方式,或通过彼此间的互相照料来养老。


这就是日本的情况。不管国家多么发达,还是会让你觉得无法应对。



“我觉得跟年轻人在一起特别开心”



法国的Francoise Retel



“我的名字叫Francoise。就在两天前我过了85岁的生日。我觉得我们的寿命会越来越长。我妈妈去世的时候是85岁,而现在我就已经是85岁了。活得久并不一定就是好的, 人是会很孤独的。我爱画画,而且读很多书。”


“我很开心可以跟年轻人一起分享我工作的房间。我有8个孙子孙女,现在他们经常打电话喊我,“我们去看一个展出,你想一起来吗?” 说实话,我很高兴他们邀请我。我觉得跟年轻人在一起特别开心。”



就像很多其他西欧国家一样,法国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老年人口显著增加。随着更多人进入退休年龄,政策的制定和家庭内部结构都发生着改变。幸运的是,法国拥有发达国家中最好的养老系统。一位普通的法国人一般可以在60岁后再活25年,并且强大的收入保障和政府计划使许多老年人摆脱了贫困。


法国的社会福利计划维持费用很高。金融危机使得法国在如何继续支持其老年人口的问题上增加了难度,而此起彼伏的罢工和示威游行表明,许多中老年人都不愿意政府消减他们的福利。



“我的生活态度很积极”



韩国的Yoon Gwang-sung



75岁的Yoon Gwang-sung仍然记得朝鲜战争的细节 "死亡的战士身体还没有被移走,饥饿的人们已经开始寻找吃的……人们在尸体堆里寻找大米,面粉和谷物粉。那时没有什么吃的。……” Yoon坐在自己妻子的蔬菜摊上帮忙剥葱和蒜。


“退休年龄是60岁,到了年龄你就会被公司踢出去。差不多,从那时开始我就过着这样的生活。如果你整天无所事事,呆在家里,身体实际上会变得不好……(令人庆幸的是)我的孩子很尊重我。他们觉得我的生活态度很积极,我感到非常骄傲跟开心。”




Yoon作为一名普通的首尔居民,在退休后当过公交车司机和公共浴室的看门人,而且他还帮着自己的妻子摆蔬菜摊, 以此来贴补每月远不够用的40万韩元 (340美金)退休金。这点儿退休金甚至还不够付他的医药费。


Yoon 的经历在韩国很常见。据经合组织报道,这个国家有50%的老年人在贫困线附近徘徊,而且在所有经合组织国家里,韩国的老年人自杀率是最高的。这直接跟缺失社会服务相关,曾经蓬勃发展的国家却只提供很差的养老保障。


韩国物价非常高,老人问题带给已经有很大压力的个体家庭更加繁重的负担。很多年迈的父母决定完全由自己承担生活花销,而不给孩子增加额外的负担。(和中国的情况多么相似)


不断增长的自杀事件给普通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印记。在过去的几年中,政府已经做出努力来预防悲剧的一再发生,比如建立专门针对老年人自杀的防预计划。在议会选举中,老年贫困问题以及解决方案也成为所有党派议题的重点。



现在人只顾着自己的事情



西班牙的Dulcinea Silvia



 “要问我最美好的事情是什么,那当然是家庭。除此之外,岁月只会带来更多的问题跟痛苦。 家以外的地方年轻人可并不在意老年人。”


“当我乘坐公交车的时候,没有人让位子,老年人都站着,而年轻人却坐着。从他们的这种态度,我感受不到年轻人对老年人的尊重。现在人的行为举止跟以前有很大的变化,每个人都在东奔西跑,自己就只顾着自己的事情。事实就是这样的。”



在马德里居住的 84岁西班牙老人Silvia表示,解决养老的问题还是得靠“家庭”。像其他许多生活在西班牙的老年人一样,Silvia越来越对政府不能满足她的基本需求而感到失望。“政府并没有很在乎老年人。如果你没有家庭作为后盾的话,你的日子就会很难熬!”


自上世纪30年代的内战以来,西班牙在2015年历史上第一次达到了人口增长率与死亡率持平。(注:二战中西班牙基本没有经历战争,因为年轻人比例高,通常被认为是非常年轻的国家)这标志着西班牙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虽然70%的60岁以上老人都会领取到养老金,但7%的老人仍然挣扎在贫困线上。


经济危机也危及传统的家庭养老状况。西班牙年轻人的失业率在可怕的45%。随着就业机会的减少,很多年轻人已经离开本土而去国外寻求发展,而且他们还需要来自父母的经济支持,这样反而把更大的压力转移给这个国家的老年人。


“人生的第二个阶段才刚刚开始”


德国Ingeborg Delhey


“也许你曾因为年纪大而想躲起来。过去老年人没有太多事情可以做。老了就老了。但是现在,你是众多老年人中的一员,跟以前大不一样了。我喜欢阅读艺术类的书籍而且很喜欢去看展出。当你退休了人生的第二个阶段才刚刚开始。”


”我觉得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这样会让你感觉自己还很有价值。在乘坐地铁的时候年轻人主动站起来让座,这常常让我很吃惊,很多时候并不总是这样……我们不再只是满脸皱纹(讨人厌的)老家伙啦!哈哈!”




91岁的Ingeborg乐观的态度并不令人感到意外。无论涉及到保险,医疗,就业机会或是生活独立性,德国一直被列为养老条件最好的国家之一。,国家的支持甚至已经减少了居住在养老院的老人的比例。Bremen大学的Heinz Rothgang教授说,“取代养老院的是你可以居住在自己的家中,你熟悉的环境,这样你才会感觉到生活更有意义”。


如果想要确保未来的老人也得到和Ingeborg老人同等的社会照顾的话,德国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努力。像日本一样,德国是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超过1/5的人口在65岁以上,这个比例还会不断增长,在未来的半个世纪里将会达到1/3。同时总人口会大幅度下降,从目前的8300万减至7300万。


在未来五年,德国工作人口数量的萎缩将意味着会失去180万活跃的劳动力。专家寄希望于最近到来的100万难民将有助于改善该国的人口结构继而给劳动力市场带来活力。



“年龄不能阻挡一个人的优雅”



巴西的Ivone Tondato




“我有一个数学学位,但是从来没有在相关的领域工作过,因为我必须照顾我的孩子们。我过得很好。我觉得老了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反而有很多好处,坐公车或地铁都不必付钱。我们有个老年舞蹈队,我是最厉害的一个,他们都叫我“火箭”……”


“糟糕的呢,是退休待遇,少得可怜,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得到多少钱,一个月从前夫那里拿到只有128美金。谁能靠这点儿钱活着呢?但是我还跟以前一样,我在沙滩上不会穿保守的连体泳衣(而是会选择比基尼)。“


“年龄不能阻挡一个人的优雅,也不应该影响我们的生活方式。” 尽管面对很多挑战,Tondato仍然选择保持积极的态度



和Tondato一样,更多的巴西老人面临着人口快速老龄化的危机,目前巴西8%的人口在65岁以上,预测到2030年会翻倍。这种快速的老龄人口增长比预测的早来了几十年 。


随着人口的老龄化,养老金和医疗健康系统将更需要政府的资助。这个国家仍然需要找到一种更公平的社会财富分配机制;巴西养老保险资金大部分花在了退休的政府官员和军队退休人员身上。


但是这种不公平并不容易改变,巴西的经济发展速度最近几年在大幅度下降,注入该国养老系统的资金也随之下降。严重的腐败危机已经席卷了几乎每一个主要政党,而且政府的决策也受到了极大影响。


与此同时,巴西政府至今仍未能解决现有养老制度中特有的 “年轻女性傍大款”的漏洞,现有制度中老年退休人员可以把自己的全部退休金都转让给他们年轻的妻子(在他们过世后继续拿)。


“上帝保佑我活得久一点”



肯尼亚的Beatrice Nyariara




“我小的时候曾经向上帝祈祷要活到100岁。上帝待我不错,我要活到很老,这样可以见到孙子孙女一辈……(生活)最难的事情是我编篮子却找不到销路,而我必须养育我的孩子们,日子很难过。很多人病死留下了孤儿。我知道一个人因为艾滋病而死去,另一个人因为心脏衰竭而死去。”


“成为一个女性互助组织的一员对我来讲特别好。分享讨论各自的问题,我就会感觉到压力小很多,然后我也会考虑她们的问题,这样可以换位思考。我们会互相帮助,我们有一笔公用的钱,每个人尽自己所能贡献一些。如果有人生病了,我们可以用这些钱去买药。我就曾经生病,虽然我经常向上帝祈祷不要生病。这个组织的其它女人也会生病。上帝很爱我们,我还是祈祷他保佑我活得久一点。”




74岁的Beatrice Nyariara住在肯尼亚的内罗毕,平时她编篮子来赚钱,有时她甚至连房租都付不起。她从政府那里领取一些费用来照顾其他人的孤儿。至于养老,她已经找到一种应对方法:那就是和社区里的其他女性组织起来互相照顾。


她们往一个共用的账户放钱以备急用。她们一起锻炼身体,一起分享艰辛跟快乐。“如果有人在挨饿,再没钱,我们都会用食物救济她们。” Nyariara说。


肯尼亚缺乏专门的医疗保险系统,极少的养老金让老人们在生活中挣扎,尤其是那些没有为养老存钱的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肯尼亚的经济发展很快,却也带来了人口、文化和社会的重大变化。


人均寿命增长了,老年人口增多了,同时人口出生率在降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搬到别的地方甚至是别的国家去寻求发展,年老的人缺乏传统(养儿防老方式)的照料,而且艾滋病也威胁着很多家庭。


肯尼亚政府已经推出老年教育计划,而且还推出了现金补贴计划,给没有养老金的最困难的老人每月发放20美金的补贴。但是不幸的是,这点钱也无法确保到达最需要帮助的老人手里,而且不知道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可持续地发放下去。


“连你都不愿意照顾自己父母的话,

你还有什么理由要求

自己的子女来照顾你呢?”



美国 Bob Vito



 “人到了一定年龄就容易被忽视。我们不感到被忽视的时候就是和年龄相仿的人在一起,比如教堂聚会,玩牌游戏等。如果被当作老年人对待,被遗忘在某个角落,我还不习惯。”


“很多别的国家的人们会告诉你他们跟年老家人的关系:他们会照顾他,而且提供生活所需。在美国却很不同,这里每个人都相对独立地生活着,而且这个国家也的确有很多相应的设施来支撑这样的生活方式。”


“很多老人不愿意照顾他们更年迈的父母,但是如果连你都不愿意照顾自己父母的话,你还有什么理由要求自己的子女来照顾你呢?”




出生于1930年的Bob Vito在纽约布鲁克林度过了他的一辈子。他是生活在美国4600万老年人中的一位,而且像很多85岁的人一样仍然充满活力。“我知道自己的年龄,”Vito说,“但是在我心中,我感觉年轻得多。”


在美国,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14.5%,这个比例预测将在2060年翻一番。美国的老年人社会和经济福利排在全球前10位。当谈及老年人福利、就业和教育机会时,美国都会让人眼前一亮。


但是研究显示,仍有相当一部分美国老人经济困难。在2013年,差不多10%的美国老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另外6%挣扎在贫困线上。像华盛顿邮报指出的一样:美国老年人的现状比已经意识到的更为严重。


美国老年人获得的福利少于欧洲的同龄人,往往需要有高于社会保障金的收入才能生活得衣食无忧,而且他们的医疗费用还很有可能得自己掏腰包。更多比例的非裔和西班牙裔美国老年人生活贫困,而无论族裔,老年人都面临着独居的困境。





十个国家,十位老人,有着不同的性格,不同的背景,和不同的处境。面对老年生活,他们采取了不同的态度,或抱怨,或认命,或积极,让人读着也是五味杂陈。


那个巴基斯坦老人,我们仿佛可以感受到他心里的委屈,被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子们嫌弃。可是另一方面,孩子们嫌弃他真的仅仅因为他没有钱吗?他有没有误解孩子们呢?


发达国家的老人普遍可以有足够的社会支持过相对独立的生活,他们不需要受小辈的嫌弃,但是如果不积极调整,他们仍旧会面临着孤独和被社会遗忘,边缘化...


老年人的困境往往是复杂的人性和复杂的社会问题的综合反映,人和社会都无时不刻处在变化演进中,没有什么问题会有非黑即白的简单答案。但是我们知道,他们的困境也可以是我们父母,或者是我们自己将来的困境。


这让那些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保持着积极乐观的幸福老人们尤其让人钦佩,他们的人生智慧可以让我们得到启示和借鉴,是我们所有人的财富。


每个人终有老去的一天,我们的社会更是必然地要走向老龄化。这一切,我们

都准备好了吗?



推荐:巫婆

编辑:巫婆


内容来自:海那边的晚晴

转载请联系contact@vivz.ca



www.lwpa.org.cn
选择与尊严官网

分享是美德,也是态度

周三咨询热线:010-85323040

微信ID:shengqianyuzhu2013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会员 | 志愿者 | 社会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