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氏牛奶价格网络社区

批评 蜜乳•暗涌 ——阿库乌雾《黄昏,我思念母亲》评点

HxopluPoetry2018-01-07 11:34:29

荷尔·视频






荷尔·批评













荷尔·翻译


黄昏,我思念母亲

阿库乌雾

向左是只黑手

向右是只黑手

总是撑着一匹黑布向我迫近

黄昏,我思念母亲

屋前该种一片土豆

该是花开了

该是结子了

花儿一朵朵绽放

母亲汗水一颗颗掉落

子儿累累结枝头

母亲汗滴累累滴答落

屋后应撒了一片苦荞

荞叶竹筛大

荞子似拳头

荞苗多少片

费了母亲多少块头帕

荞子多少个

耗了母亲几多颗汗滴

母亲正背一捆柴

从屋前丛林间走来

不知是否踩稳了

会不会滑倒在路下

会不会摔倒在路上

母亲割了一筐草

正从屋后荒草没膝的地方走来

不知是否看清了路

会不会踩到青蛙?

会不会踩到青蛇?

不对 不对

母亲正转遍寨子四处借钱

会不会被村里的狗咬

会不会被寨中的鸡啄

不怕 不怕

村里没有敢咬我母亲的狗

寨中没有敢啄我母亲的鸡

不怕 不怕

母亲应该忙着做饭

在屋里忙个不停

母亲应该围坐在火塘边吃饭

坐在屋檐下纺线织布

屋里屋外各种忙碌

为子孙后代忙碌着

不怕 不怕

母亲应该在屋里推磨

在屋前叫唤喂鸡

在圈里喂猪

站在屋前山埂上

远眺山下——

看看孩儿是否放学归来了

母亲啊 你又去打水

打来一桶也倾覆儿后

打来两桶也倾覆儿后

儿后浪涛汹涌

甘泉呵 母亲的乳汁

甘泉呵 母亲的汗滴

甘泉呵 母亲的热血

儿后浪涛汹涌

乳汁啊 孩儿的身躯

汗滴啊 孩儿的知识

热血啊 孩儿的生命

母亲啊 你又去打水

虽说没有舀干的河流

但天已渐渐暗下来了

该何去何从 该何去何从

黄昏时分

我想起我的母亲

向左也是温暖如初

向右也是温情满满

我要去坡开这一团暗火


(马海五达,译)



荷尔·作者




马海五达,男,彝族,硕士。彝族母语诗刊《荷尔》主编,彝族人网、中国彝歌网、彝人彝语编辑。作品散见《民族》、《凉山文学》、《凉山日报》、《黑土地》、《山鹰魂》、《喜德拉达》、《独立》, 彝族人网、彝学网、火讯网等报刊和网站;作品入选《玛牧热尔》、《2011自便诗年选》、《当代彝族母语文学作品选》、《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中国彝族当代诗歌大系》等选集。



荷尔·栏目


新锐|高地|图志•乐章|译界|批评


投稿邮箱:hxoplu@126.com




資訊來源:荷爾詩刊

本公眾微信平臺音訊、視頻及活動圖文資訊報導系「阿依五達工作室」獨家製作,並享有版權。未經授權,不得匿名轉載。本平臺所使用的詩歌、圖片及音樂屬於相關權利人所有,因客觀原因,部分作品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相關權利人隨時與我們聯繫以協商授權事宜。